科幻电影的经典神话:《银翼杀手》(1982),你会选哪一版本

时间:2020-07-27    作者:     228 次浏览

  公元2019年的天使之城–洛衫矶,会像是1910年代义大利未来派(Futurism)的创作中,高速动态下闪烁流动的光线及不断变化的色彩?还是呈现出完全超出人类想像的未知面貌?距今30年前,《银翼杀手》(Blade runner, 1982)以后现代科幻小说家Philip K. Dick《机器人会梦见羊吗?》(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?, 1968)一书为蓝本,话说21世纪的人类,原来多数已迁徙至其他星球展开新生活,反而地球逐渐沦为无法成行、被淘汰的人们苟活的居所,儘管在未来城市仍然可见在云端上的飞行车和摩天大楼、语音操作的高智慧科技,然而整体呈现的氛围却是宛如末世般的破败景象;原本被限制只能待在外星球,负责各项开拓工作的机器人,因为他们无论在智力或生理结构上都远优于人类,日子一久自然受到人类政府的顾忌,于是为了逃避警方底下的特种单位「银翼杀手」强迫退休的消灭计划,便分批躲藏到地球上龙蛇杂处的底层世界,并且盼望能寻求解方延长有限的生命週期。

科幻电影的经典神话:《银翼杀手》(1982),你会选哪一版本

  如今已是扬名国际影坛的英国导演Ridley Scott,很难想像当年跨足好莱坞之路的第一部作品会是意外崎岖。在此之前,Ridley Scott拍摄了两部电影,一部叫作《决斗的人》(The Duellists, 1977),描述法国拿破仑时期两位军官一连串的决斗事蹟,以上故事原形的概念(诸如两强相争、从战斗中悟出生命意义),多年后再被导演重新置入格局更大的古罗马历史背景,便成就脍炙人口的好莱坞鉅作《神鬼战士》(Gladiator, 2000);由于《决斗的人》于当年受到坎城影展评审的注目,也让20世纪福斯影业(20th Century Fox)一眼相中这位年轻导演,并且邀请执导下一部电影《异形》(Alien, 1979),并且採取当时刚在好莱坞盛行的海外合拍模式,将电影製作的场景直接就近设在英国伦敦城郊的谢伯顿片厂(Shepperton Studios),不但以1100万美元的低成本预算赢得全球破亿的票房收入,同时也一举造就Ridley Scott于科幻电影的祖师爷地位。或许此刻Ridley Scott认为《异形》的票房成功,至少已为他取得正式进军好莱坞的入场券,并且能在下一部电影中更加自由地发挥个人的创作意念,然而残酷的现实结果却是令人挫折不已。

科幻电影的经典神话:《银翼杀手》(1982),你会选哪一版本

  简单来说,从电影製作到发行的过程,《银翼杀手》少见地碰上任何电影人都不愿乐见的大小衰事:导演与製片人失和、剧本一改再改、拍摄时间延宕、电影公司撤资、发行版权争议,再加上映后票房和评论的双重失利,几乎将这位原先受众人看好的新科导演,压得快喘不过气。然而随着时间的日积月累,《银》在各方面对于科幻电影潜移默化的影响越是鲜明,甚至被后世影迷公认为第一部以「赛博庞克」(cyberpunk)为电影主题的科幻经典,同时也迫使各家评论不得不修正先前的观点,承认无论在叙事或影像风格上,《银》确实明显超出当时好莱坞的主流电影範畴。日后已成为好莱坞一线导演的Ridley Scott,对于上述种种迟来的评价,一方面自然是感到欣慰,另一方面更激起他的雄心重新剪辑製作「导演版」,盼望能取代早先在诸多妥协下完成的「国际院线版」。

科幻电影的经典神话:《银翼杀手》(1982),你会选哪一版本 

  原则上「导演版」最主要的诉求,便是希望敞开观众主动联想的空间,因此除了捨弃皆大欢喜的结局部分:Deckard和Rachael搭乘飞行车翱翔在晴空万里的天空,同时一口气删除男主角Deckard穿插在电影中的十几句旁白、画外音(Voice-over);或许导演部分是针对当初这些片商迎合观众的设计表达不满,并且期许今日观众能更注意剧情以外的画面构图、音画对位等电影製作细节。然而平心而论,虽然可有可无的句子看似多与主线剧情发展无关,又像是为主流观众特别设计的剧情解说「辅助器」,但是它们在原版电影中,似乎正是催化、延展观众理解和想像的关键所在。倘若只有机会接触到新版本的观众,仅凭藉着导演安排的故事铺陈段落,那幺他们便很可能落入下述的理解困境:Deckard究竟是谁、过去为何?警长身边的神秘人物Gaff的出身为何?银翼杀手和机器人只是单纯官兵与强盗的关係?1980年代和2019年人类社会的相似或差异之处为何?

  暂且撇开哪一版本孰优的争议,其实导演的精心安排在电影中处处可见,例如,电影中来回盘旋在未来洛杉矶市上空的巨大飞行船,不实穿插播放标榜日本产品的广告,似乎暗藏着这位来自英国年轻导演对于好莱坞电影工业的百般嘲讽:在1980年代日本财团利用过剩资本开始大举疯狂收购美国企业的浪潮,于是标榜着「世界电影梦工场」的好莱坞自然是名单中的首要目标;或是男主角Deckard和机器人Batty,在Sebastian那栋哥德式的神秘住所,最后那场少有对白、纯粹以动作表现的追逐戏,完全展现出导演于艺术学院深造阶段,在舞台设计和场景调度方面的个人才华。就像是再如何顶级的美酒,仍不免参杂肉眼看不见的杂质;任何电影史上的经典总是多少带有瑕疵,然而在世代影迷心目中却是留下难以言喻的完美形象,何况所谓「经典、完美」并非创作下主动产生的意义,少了观众的诠释和共鸣便有如乐曲缺了谱,终究难以传唱。

同场加映 

  虽然说当年《银翼杀手》在影坛不被看好,然而Ridley Scott在视觉画面表现的过人才华,以及对于科幻题材的丰沛想像力,却是吸引仍处于刚起步阶段的苹果电脑公司注目,很快便以极高预算邀请Scott主导构思麦金塔电脑(Apple Macintosh)问世的第一支商业广告,至今仍被视为广告界盛讚为划时代的杰作。

 封面出处:BRmovie.com

    相关的内容在这里>ω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