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自宅字筑】水

时间:2020-06-13    作者:     273 次浏览

【自宅字筑】水 【自宅字筑】水

前几天下雨,窗子边缘的砖墙上有淡淡的雨渍,像一块竖立的云,但水并没有进来。我幼年住的屋子,水会在豪雨时候从墙上渗进屋里。它通常聚在墙脚,一潭一潭像突然的苔,天晴它就退去了,那时我们的家具都不贴墙,床和墙壁之间有拳头大的缝隙,彷彿留下空间让事物生长。但有一次它不聚在墙角。

那时我们都在睡,秋天彷彿在前一天豪雨突然降落后就开始了,我们好几个星期以来第一次不感到燠热。我吃过饭没有洗澡便上了床,枕上有一种奇特的潮湿的香气,像仍温的麵包。但深夜我们都醒来,我们听到轻轻的撞击的声音,雨一直下着,带着沙盆的擂擂的响声,空气里有一种泥土的甜味。我翻动身体,感觉到巨大的木床轻轻撞到墙上又慢慢移开,地面彷彿缓缓在动,我们都坐起来在黑暗中倾听,父亲俯前把我的手放进被窝里。「窗子关不牢。」但我们仍然感到有东西撞击我们的床。父亲攀前把灯开了,我们便蓦地看见那许多流动的水,差不多一尺高,鞋子都浮起来轻轻敲着床缘。

原来我们家里有那许多鞋子,它们在静夜里独自游蕩。我们都不害怕,只奇怪看到这许多突然的水。更多从墙微裂的外壁无声地流下来。天台一定淹了,我们这幢楼只四层高,水从墙的砖隙流进每一层。雨彷彿更大,带着更大的石块磨擦的声音:「海来看我。」父亲捲起裤管跨进水里,他的肩膊宽阔,他稳定无声地在水里走,像一面帆。他从前在海里工作时,一定也有这样沉着的样貌。母亲披衣走下去,我随着跳到水里,水不冷,只是脚在平滑的砖地上不好走。水面上有细细的泡沫,一簇一簇飘浮在物体旁边像奇怪的花朵。水有强烈的湿土的味道,我们行过淹没的花园。鞋子随着我们的步伐也飘到房外,他们士兵一般跟随着我,我左右跳动,它们依着我的方向浮移,走廊上飘满的盆子、小凳、洗衣板、木头兵和马,它们兴奋地游蕩在从未到达的角落,我跳上一只大木盆,穿过河流和浮动的城市,用鞋子划到厨房。父亲把水盛在大桶子里倾尽瓷缸,他一直微微笑着,高兴能够突然接近这许多沉默的水。

    相关的内容在这里>ω<